365bet体育在线中文网
本所地址:陕西省西安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凤城二路文景路十字海璟国际B1七层
联系方式:029-86229143
邮编:710016
传真:029-86277129
崔某某涉嫌强奸、抢劫案的辩护词

[辩护背景]邦维所接受被告人崔某某的母亲赵某某的委托,为其涉嫌强奸、抢劫进行辩护。在对案情进行分析之后,苏小军律师和刘钰律师决定对强奸罪进行无罪辩护,抢劫罪朝寻衅滋事罪辩护,意在使被告人崔某某免于刑事处罚。未必能成功,但两位律师决定独立行使辩护权,维护法律的正确实施,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

 

 

崔某某涉嫌强奸、抢劫案的辩护词

                     关于强奸罪

审判长、审判员

我们是陕西邦维律师事务所律师苏小军、刘钰,邦维所接受崔某某母亲赵某某的委托,指派我们两人为崔某某强奸、抢劫案进行辩护。结合本案庭前查阅卷宗,以及今天的到庭审判,我们对崔某某涉嫌犯罪的行为已经有了全面的认识。现对崔某某强奸案发表以下辩护词:

我们对本案查明的事实无争议,但对崔某某强奸罪不认可。理由有两点:

崔某某没有强奸的主观故意

查看本案的卷宗和二被告人的当庭供述,我们认为董某和崔某某两人有预谋,预谋的内容是两人先后与陈某2发生性关系,并没有涉及到陈某2不同意怎么办。发生性行为有顺奸、骗奸、迷奸、强奸等多种形式,各种形式都可发生性关系,但并不能由预谋发生性关系确定无疑的得出预谋强奸。

不管是二被告把陈某2叫出来一起逛,还是在幸福宾馆开房,以及崔某某后来的借故离开,崔某某都是为发生性关系做准备。诚如本案公诉人所说,二被告对陈某不同意发生性行为当时没有意识到,没有意识到的事情就是没有共同预谋,不能把自己事后的想法强加于行为时的当事人。所以,行为之前,崔某某只有发生性行为的主观认识,没有强奸罪的主观故意。

2、崔某某没有强奸的客观行为

当二被告为发生性行为而开好406房间后,崔某某借口离开,对于房间内发生的事情崔某某一概不知,亦即,行为当时,对行为人的主观故意、客观行为崔某某基本上都是凭自己的想象得出结论。

第一,崔某某离开,并不清楚房间内发生的情况,董某强行和陈某2发生性关系,只是董某个人临时起意的行为,其应为个人行为负责,崔某某对此不应承担责任。第二,崔某某在将近夜半12点时返回所开的房间,问董某有没有发生性关系,当董某说没有时,他以为某在欺骗自己。第三,当崔某某再次被支开后,已经是后半夜了,他在外面街上做什么,恐怕只有他知道。他很快回到所开房间,三次敲门想进去,里面的情况是,被害人陈某不让董某开门,直到董某与陈某2完事后穿上衣服,董某出来上厕所崔某某才得以进到房间。第四,进到房间的崔某某看到哭泣的陈某2,不管他自己怎么供述,行为上他都表现为安慰陈某2,充满了人性关怀而不是趁机强奸她。崔某某已经没有任何想发生性关系的欲望与行为,这也恰好印证了他没有强奸罪的主观故意。

现有证据不能证明崔某某和董某有强奸的预谋,也不能证明崔某某对董某强奸行为的认可和帮助,更不能证明崔某某实施了共同犯罪。事实上,董某临时起意的强奸行为已经超出两人的预谋,崔某某没有能力控制董某的实行行为。让一个未成年人为自己既不知情,也无法控制的别人的行为承担刑事罪责,刑法就会成为肆意杀伐的工具,公平正义不存。

综上,我们认为崔某某有发生性关系的主观认识,没有强奸罪的主观故意,更没有强奸罪的客观行为,更谈不上主客观相一致,所以,对崔某某的强奸罪名我们不予认可。

                         关于抢劫罪

崔某某涉嫌抢劫一案,有三位被告人,除成年的杨某在逃之外,其余两人分别是陈某某、刘某。2013625日行为发生时陈某某、崔某某不足16周岁,刘某刚满15周岁。涉及未成年人的群体性侵权案件,情节比较复杂,站在不同角度的当事人看见的情节很可能不同,本辩护人更多的是站在崔某某的角度看问题。为了公平正义,本辩护人认为,涉及未成年人的群体性案件,有必要还原当时场景,进行现场实验。现就崔某某涉嫌抢劫案,发表如下辩护意见:

崔某某不构成抢劫罪,顶多触犯寻衅滋事罪。理由如下:

一、不符合抢劫罪的主观故意

抢劫罪是财产犯罪。根据刑法第263条的规定,抢劫罪是以非法占有财物的目的,利用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抢劫公私财物,抢劫罪的犯罪目的非常明确且单一,就是非法占有财物,暴力胁迫只是达到目的的手段。结合本案,崔某某等人在河里玩水结束穿好衣服就要离开时,杨某提议把另外一拨玩水的孩子打一顿,顺便把那些孩子的钱一撸,可以明确的看出他们的目的不是专门为劫财,他们更主要的心理态度是殴打对方。殴打之后,他们强拿硬要,威逼被打的孩子拿出钱物。甚至在被告人拿到200多元非法所得之后,他们还继续殴打对方。本案被告人在主观上,更符合寻衅滋事罪的主观故意。

事实上,本案被告打完第一拨未成年人后,把30元钱还给了对方。这更能印证本案被告人不具备明确的非法占有财物的目的。后来他们强行索要要财物时,在被害人邢某不经意把200元掉在地上之后,他们认为邢某不老实才对其乱打一气。殴打被害人是在拿到200元之后,而非以前,这也能够印证他们犯罪的主观故意不是非法占有财物,而是欺负人,是寻求精神刺激,用他们的话说就是“扎势”,就是“耍”。

本案的犯罪对象是一群未成年人,如果本案被告人只具有非法占有财物的主观故意,他们选择的对象不应该是同样耍水的未成年人。因为作为犯罪对象的未成年人跟他们一样没有独立的经济能力,身上所带的钱财少之又少。结合本案,犯罪对象都是农村小孩,又是到甘河耍水,身上所带的财物就更其微少。

本案被告人总会长大,总会明白自己今天行为到底是什么性质的行为。即就是他们一辈子因为文化程度太低都不明白自己行为的性质,法律人共同体总是明确的知道,他们的犯罪故意不符合抢劫罪的主观故意。

二、不符合抢劫罪的客观行为

本案中,共有杨某、陈某某、刘某、崔某某先后殴打两拨未成年人,并在殴打之后强行索要他们的财物,甚至在拿到财物之后还继续殴打他们。本案被告人客观行为主要是殴打、威逼其他未成年人,次要表现是强行索要财物,而不是把殴打、胁迫当做强抢财物的手段。

对于第一拨7个人的殴打,崔某某没有动手殴打

杨某叫第一拨7个孩子站成一排,在他们尚未站稳之时,陈某某和刘某就将他们踹到水里去了,崔某某站在旁边,当陈某某不让水里的几个孩子上岸时,崔某某让这几个孩子上了岸。

由于崔某某主观上没有犯罪故意(当庭之上,崔某某供述自己阻止过杨某,后来刘某也供述崔某某确实阻止过杨某的提议,陈某某对此没有异议),后来,崔某某在刘某手中要下了已经到手的30元钱,交还给对方,为自己看见的行为消除后果。被害人杨某2的询问笔录可以佐证。

(二)对于第二拨10个孩子的殴打,崔某某距离殴打现场较远

殴打第二拨未成年人的现场应该已经向东移动数米,崔某某还呆在最初自己所处的位置,杨某在第一拨7个小孩的西边坐着。这次打架起因于刘某、陈某某在打第一拨7个孩子的时候,东边有几个小孩跑过来看,陈某某就拿了一条皮带朝看热闹的一个男娃头上抽了一下,而后让这个男娃站着不要动,接着陈某某叫刘某把东边其余十几个娃叫了过来,过来了10个,有3个跑了。面对这10位未成年人。陈某某对刘某说:“看有不顺眼的就打”,刘某就开始拿皮带殴打。  

根据陈某某201392514时到当天1635分的讯问笔录,第三页供述,崔某某在旁边站着看。第三页倒数第7行,侦查人员问:“你和刘某是怎么打那个娃的?”,陈某某回答:“我和刘某拿着那几个娃的皮带对那个娃乱打,拳打脚踢,我看见刘某用皮带打在那个娃的头上,头流血后没我们两个就停下来了。”再加上本案被害人杨某2的陈述,证明导致杨某2受伤的人是刘某。

根据刘某20139252030分到2210分的供述,第3页第11行、12行等“……打完之后,叫那些娃把身上的钱拿出来,有的是自己拿的,有两个不拿,我上去就在一个身上搜,我搜了二百四十元,……”,再加上本案被害人杨帅,以及数位证人的陈述,证明索要、搜身强取财物的人是刘某。

在对第二拨孩子的殴打中,崔某某自己承认的殴打行为就是当有人撞到自己身上时,自己踢了一脚。崔某1至始至终站在旁边,内心认为自己是局外人,是“看戏”的,主观恶性很小,客观行为很少,并积极主动消除案件后果。

综上,崔某1的行为不符合抢劫罪的客观构成要件要素,不构成抢劫罪。

三、法律明确规定,本案被告人的行为构成寻衅滋事罪

本案被告人的行为不符合抢劫罪的犯罪构成要件要素,根据相关法律的明确规定,其行为构成寻衅滋事罪。相关法律的规定列举于下:

(一)法释〔20061《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为题的解释(20051212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373次会议通过)第八条规定,已满十六周岁不满十八周岁的人出于以大欺小、以强凌弱或者寻求精神刺激,随意殴打其他未成年人、多次对其他未成年人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公私财物,扰乱学校及其他公共场所秩序,情节严重的,以寻衅滋事罪定罪处罚。

以上条文针对的是已满十六不满十八周岁的未成年人,结合本案,今天审判的未成年人2013625日涉案时尚不足十六周岁。举重以明轻,法律规定,对于比他们年长的未成年人倚强凌弱、寻求精神刺激,对其他未成年人强拿硬要财物的行为,法律明确的规定“以寻衅滋事罪定罪处罚”。而本案三位未成年人定性为抢劫罪,表现为惩罚唯恐不重,打击唯恐不严,教育、感化未成年人的法治原则荡然无存。

(二)法发[2005]8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抢劫抢夺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规定了“关于抢劫罪与其他犯罪的界限”,这一条规定项下的第4条,规定了“抢劫罪与寻衅滋事罪的界限”。第4条原文黏贴于下:

4、抢劫罪与寻衅滋事罪的界限

寻衅滋事罪是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犯罪,行为人实施寻衅滋事的行为时,客观上也可能表现为强拿硬要公私财物的特征。这种强拿硬要的行为与抢劫罪的区别在于:前者行为人主观上还具有逞强好胜和通过强拿硬要来填补其精神空虚等目的,后者行为人一般只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前者行为人客观上一般不以严重侵犯他人人身权利的方法强拿硬要财物,而后者行为人则以暴力、胁迫等方式作为劫取他人财物的手段。司法实践中,对于未成年人使用或威胁使用轻微暴力强抢少量财物的行为,一般不宜以抢劫罪定罪处罚。其行为符合寻衅滋事罪特征的,可以寻衅滋事罪定罪处罚。

具体到本案,涉案的三位未成年人,他们去甘河耍水,以“你到我河里耍水”为借口,随意殴打其他未成年人,强要第一拨7个小孩30元钱,后来予以退还。这足以印证他们不符合“只具有非法占有财物的目的”。对于第二拨未成年人,他们强要人家财物,甚至搜身。当发现对方掉到地上的200元钱时,他们拿了人家钱财,还以不诚实为借口又对对方殴打——这种种的主观故意、客观行为是抢劫罪所无法包容的。涉案三个未成年人的行为根本就不符合抢劫罪的客观要件,他们的主观故意、客观行为符合寻衅滋事罪的犯罪构成要件要素。

被告人崔某12013625日行为时尚不足16周岁,而寻衅滋事罪的主体要件是16周岁以上,所以,本辩护人请求法庭慎重考虑,对崔某1免于刑事处罚。

四、崔某1亲属积极赔偿受害人,被害人出具了谅解书

今天审判的两起案件,强奸、抢劫罪,四位被告人,有三位都是在崔某某家中抓获归案。2013919日上午,董某、陈某某、陈某3(庭审未见)当天就在崔某某家中,一举抓获他们三人,节约了司法资源。

崔某某本人的归案情况是,其父亲崔某2承诺礼泉县刑侦警察赵某2的要求,用摩托车把未成年的孩子送去派出所,而崔某某本人也要求到派出所澄清情况。开庭前辩护人已经写好申请证人赵某2出庭质证的信件,但因种种原因被崔某某母亲赵某某阻拦下来。但是本辩护人还是再次提起,这不仅仅是诚信问题,这也涉及对未成年人的教育以及他怎么看待人性和社会的问题。请法庭酌情考虑崔某某归案情节,认定其成立自首。

崔某某母亲赵某某积极赔偿被害人,在孩子未被采取强制措施前,她拿出1000元放在派出所,目的在于赔偿被害人。她还把董某落在自己家里的,属于陈某2的手机归还给陈某2。未成年的孩子犯罪,父母家人落难,其情其悲令人哀怜。

被害人及其亲属也出具书面的谅解书,对崔某某的行为予以原谅。

崔某某本人也向法庭出具了书面的悔过书。

请法庭在量刑时予以考虑。

 

 

                                            陕西邦维律师事务所苏小军

                                       陕西邦维律师事务所刘钰                                    

2014728

刘钰律师
律师-张招
律师-刘扬
律师-张瑞
律师-辛杨眉
律师-陈民政
律师-于伟
律师-殷纪文
律师-张敬波
律师-高西宁
律师-赵铭
律师-张亚红
律师-韩虹
律师-杨林
律师-汪婷
律师-李莉
主任律师-段明生
律师-田丰旺
律师-王建
律师-张治山
律师-晋海涛
律师-杨二雄
副主任律师-刘云江
殷纪文
刘翠荣
Copyright 2012 陕西邦维律师事务所 陕ICP备13000656号
关于邦维律师事务所 联系我们 在线留言
联系方式:029-65693800 029-86229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