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体育在线中文网
本所地址:陕西省西安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凤城二路文景路十字海璟国际B1七层
联系方式:029-86229143
邮编:710016
传真:029-86277129
民案抑或刑案,诉讼主体需分辨

民案抑或刑案,诉讼主体需分辨

                                刘钰律师

              一、案情简述

纪贰夫妻俩经常吵架、打架。有一次打架后,他们把一岁零七个月的幼子纪叁扔给七十六岁的奶奶张老太,从此不管不顾。张老太患心脏病住院治疗刚出院,没有精力、能力照顾曾孙,又联系不上纪贰夫妻,就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以属于家事纠纷不予立案处理。张老太转而求助法院解决问题,先是民事起诉未受理,后以遗弃罪刑事自诉得以立案。然而,张老太本人虽是遗弃罪的自诉人,却并不是遗弃罪的受害人。张老太自诉案诉讼主体值得探讨。

二、案件分析

   (一) 民事起诉未受理

前面提到,张老太先是向法院民事起诉要求纪贰夫妻抱走他们的孩子,法院并未受理。现在本律师从民事案件角度,就确定民事案由、诉讼请求、事实与理由,进行法律分析,最后得出民事案件上的处理办法,也好抛砖引玉,提供方家批评指正的机会。

1、民事案由

民事案由主要依据民事法律关系的性质确定。张老太要向法院起诉孙子纪贰夫妻,双方之间是财产关系还是人身关系,这是确定民事案由首先要考虑的问题。

张老太对财产损失没有要求,明确表示为纪贰、纪叁花钱自己愿意。儿子纪壹离婚后去世,留下张老太独自生活。孙子纪贰夫妻时常打架,有一次纪贰受伤住院治疗,医疗费都是张老太支付。现在自己没能力照料纪叁,只要求纪贰夫妻抱走孩子。所以,本案的法律关系应当是人身关系。

再看产生人身关系的行为,直接表现是纪贰夫妻弃子不顾,导致的结果是纪叁被放置到了张老太住处;纪叁的哭闹和吃喝等行为扰乱张老太安宁生活,给其健康造成一定的危险。所以,侵害张老太健康权的直接行为人应当是纪叁。但是,纪叁没有民事行为能力,其侵权行为导致的法律责任应当由纪贰夫妻承担。

从以上分析基本可以得出,本案民事案由为健康权纠纷,原告是张老太;被告有三个人,分别是纪叁、纪贰本人及其妻子,他们是本案的义务主体。

2、诉讼请求

确定了民事案由,实质就是理清了本案的法律关系,案件的诉讼请求变得顺利成章了。具体到张老太一案,诉讼请求可以有三项:第一、请求判令被告纪贰夫妻抱走他们放在张老太家里的孩子纪叁,停止危及张老太健康权利的行为;第二、请求赔偿张老太因为照料纪叁生活支付的奶粉等费用若干元;第三,本案诉讼费用由纪贰夫妻承担。

3、事实与理由

张老太与被告纪叁是曾祖孙关系,张老太与被告纪贰是祖孙关系。2015225日中午,纪贰夫妻打架后把他们的幼子,一岁多大的纪叁放在张老太处便扬长而去,张老太打电话他们不接,几天都联系不上。张老太已经76岁,患有高血压、心脏病等老年疾病,没有精力和能力照料纪叁,纪叁的哭闹和吃喝拉撒行为扰乱了张老太的安宁生活,已经严重危及到张老太的健康权利以及人身安全。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特诉至法院,盼望支持原告的诉求。

然而,法院并未立案受理。立案庭向老太太指出,这是一起刑事自诉案,她应该以遗弃罪起诉纪贰夫妻,要求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本案真是一起刑事自诉案件吗?诉讼主体怎么确定?这就需要明确遗弃罪的构成要素。

(二)刑事自诉立了案

    本案在法院立案庭的要求下,以张老太作为自诉人,纪贰夫妻作为被告人,请求法院追究纪贰夫妻的遗弃罪罪行。基本证据是,自诉人所居住社区出具的纪叁被抛弃在张老太家里的书面证明,最后得以立案。但是,仔细分析遗弃罪的法律规定及其诉讼主体,本案在处理上是存在问题的。

    1、遗弃罪的法律规定

   《刑法》第261条规定了遗弃罪,法条原文是“对于年老、年幼、患病或者其他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人,负有抚养义务而拒绝抚养,情节恶劣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依据本条规定,纪叁属于年幼、无独立生活能力的人,而纪贰夫妻对其负有抚养义务,现在几天时间不管不顾,情节极其恶劣,纪叁夫妻已经构成遗弃罪。问题是,遗弃罪的诉讼主体怎么确定?   

    2、遗弃罪的诉讼主体

   《最高法刑诉司法解释》第一条第二款规定:“本项规定的案件,被害人直接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 据此规定,“被害人直接向法院起诉”,所以,自诉人就是被害人。具体到本案,纪叁就是自诉人。但是,纪叁没有诉讼行为能力。那么,张老太能代为提起自诉吗?

    3、张老太不是本案适格的诉讼主体

因为三方面的原因,张老太不是本案适格的诉讼主体。第一、张老太不是纪叁的法定监护人。纪叁的父母纪贰夫妇是纪叁法定监护人,如果进入诉讼程序,他们是纪叁法定的诉讼代理人。

第二、张老太不是纪叁的近亲属。《民通意见》第12条的规定,“民法通则中规定的近亲属包括配偶、父母、子女、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孙子女,外孙子女。”据此规定,张老太不是纪叁的近亲属。

    第三,本案不存在监护权纠纷。由于纪贰夫妇并没有因孩子的监护权发生纠纷,谈不上指定监护权,作为纪叁曾祖母的张老太没有纪叁的监护权,不能代其进行刑事自诉。

    本案遗弃罪的自诉人是谁?十分费解。

三、遗弃罪自诉人辨析

本案分析到现在,一岁多大的纪叁不能自诉,张老太也不是适格自诉人,这已经使人十分迷茫,不得不寻求最新的法律规定。201511日起生效的《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简称《意见》),通过仔细研读,发现《意见》的规定也不能解决本案的问题。

1、《意见》规定的处理办法无法解决本案的问题

依据《意见》的相关规定,对于监护侵害行为,法院应当依法受理人身安全保护裁定申请和撤销监护人资格案件并作出判决。然而,对于本案,不论是申请人身安全保护裁定还是撤销监护人资格,均不能解决张老太和纪叁遇到的问题。

1)申请人身安全保护裁定

依据《意见》第24条规定,人身安全保护裁定的内容有四项,其中两项 “禁止”,一项 “迁出”,还有一项 “其他措施”兜底,基本上都是禁止侵权监护人为一定行为。对遗弃案被害人纪叁来说,他实在是需要监护人积极作为,抱走他,并照料他的生活,而不是禁止监护人作为。

除非人身保护令裁定侵权监护人应当或者可以做出一些行为,这样的人身保护裁定对本案才是有用的,临时照料人才可能申请人身保护裁定。

2)申请撤销监护人资格

张老太只想让孙子纪贰夫妻抱走他们的孩子,自己无能力担任纪叁的监护人。所以,张老太不会申请撤销纪贰夫妻的监护权的。另外,纪贰夫妻只是不闻不顾,尚无其他侵害行为,加之不能联系不上他们,撤销他们的监护人资格似乎条件还不具备。

总之,《意见》隔靴搔痒式的规定,以及少得可怜的保护措施,在本案七十六岁的张老太、一岁多大的纪叁面前,显露出不周全、僵硬、难以操作的一面,是一个先天不足的新生儿。

2、解决方法

反思张老太自诉案,唯有认识到不足,才有可能寻求解决的办法,也才有动力寻求解决的办法。在文化方面,我们法治观念淡薄;在制度方面,民事立案登记制度应予落实;程序方面,公安机关应当授权张老太有权提起刑事自诉。

文化方面,我们是一个法治观念淡薄的民族,社会正处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时期,国民的证据意识普遍不强,而法律又规定实行法定证据制度。文化因素限制了着法官的自由裁量空间,加上《意见》的相关规定救济方法太少,未成年人的权益很难受到应有的保障。

制度方面,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指出,要加强人权司法保障;强化诉讼过程中当事人和其他诉讼参与人知情权、申请权、申诉权等的制度保障。新实施的《民诉司法解释》第二百零八条规定了立案登记制度。具体到本案,张老太的民事起诉状只要符合《民诉法》第一百一十九条,且不属于《民诉法》第一百二十四条规定情形的,法院就应该登记立案。

程序方面,公安机关可以书面授权临时照料人提起刑事自诉。公安机关接到张老太报警,应当首先做出初步处理;如果纪贰夫妻还不履行自己法定的抚养义务,公安机关应当书面指定临时照料人,同时书面委托其可以代为提起刑事自诉,并把书面委托书呈交同级人民检察院备案,接受检察院的司法监督,确保未成年人的合法权利能够得到及时的维护。

                     四、结束语

张老太起诉孙子纪贰夫妻一案,先是民事立案未受理,后以遗弃罪刑事自诉得以立案,但张老太又不是遗弃罪的受害人。参考《意见》的规定又不能解决张老太遇到的麻烦事。通过分析,本文作者认为,本案作为刑事自诉案件处理更好一些,但未尝不能以民事案件处理。在民事案件和刑事案件之间,不是存在巨大的鸿沟,而是还有至少几十个案件可以刑事自诉。

    《意见》规定的监护侵害行为,包括性侵害、出卖、遗弃、虐待、暴力伤害等行为,这些行为都是犯罪行为,只存在情节轻重的不同,构成刑事自诉案件的可能性很大,《意见》却只规定了申请人身保护裁定和撤销监护资格两种司法救济措施。另外,《刑诉司法解释》第一条规定的第二类刑事自诉案件,多达几十种,都是被害人自己提起诉讼,无诉讼行为能力的人无法诉讼维权,这应该引起法律界的注意。

 

 

 

                                      陕西邦维律师事务所   

                                刘钰律师

                                联系电话15619380398

 

 

 

刘钰律师
律师-张招
律师-刘扬
律师-张瑞
律师-辛杨眉
律师-陈民政
律师-于伟
律师-殷纪文
律师-张敬波
律师-高西宁
律师-赵铭
律师-张亚红
律师-韩虹
律师-杨林
律师-汪婷
律师-李莉
主任律师-段明生
律师-田丰旺
律师-王建
律师-张治山
律师-晋海涛
律师-杨二雄
副主任律师-刘云江
殷纪文
刘翠荣
Copyright 2012 陕西邦维律师事务所 陕ICP备13000656号
关于邦维律师事务所 联系我们 在线留言
联系方式:029-65693800 029-86229143